王代祿行軍禮
王代祿抗美援朝時的照片
朝鮮人民為志愿軍送來熱水慰問(右一為王代祿)
勛章  本報記者 劉旭 文/圖11月19日,記者在巴城南灣國際帝景灣見到王代祿的時候,他,,巴中,巴中新聞,巴中傳媒網,巴中日報,今日巴中,政務,旅游,社會" />
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穿越戰火紛飛的歲月
 www.kqvjbj.tw 巴中傳媒網 2019-11-23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王代祿給妻子講述抗美援朝故事


王代祿行軍禮


王代祿抗美援朝時的照片


朝鮮人民為志愿軍送來熱水慰問(右一為王代祿)


勛章

  本報記者 劉旭 文/圖

11月19日,記者在巴城南灣國際帝景灣見到王代祿的時候,他和妻子在家里用朝鮮語唱著《金日成將軍之歌》,優雅舒緩的歌聲在房間回蕩,仿佛看到了當年抗美援朝戰火連天的硝煙景象。

今年87歲的王代祿出生在巴州區三江鎮明月寺村,1949年入伍,1951年入朝作戰,任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2軍34師106團衛生員。他曾經參加過北漢江反擊戰、金城阻擊戰、上甘嶺戰役和東海岸防御戰。1954年回國。1974年轉業回巴中工作。1992年退休。

  十七歲入伍 “共產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紅四方面軍入川的前三個月,王代祿出生在巴中縣明月寺村王家灣。家里共有四兄弟,他排行第二。1948年冬,王代祿被拉壯丁到國民黨軍隊當兵,飽受國民黨軍隊的迫害。

16歲的王代祿,由于個子矮小,難免軍訓時出現一些差錯。“一旦出錯,教官就用腳踹、用槍托打我,渾身上下都是傷痕。”王代祿回憶,除了身體受到傷害,還難以吃飽。國民黨軍隊為了減少開支,對士兵十分苛刻,八個人吃一盆清水煮牛皮菜,米飯里常常是糟糠,難以下咽,而且吃飯時間很短,不到五分鐘。有時候碗才端起扒幾口,就下令開始訓練,飽受折磨。

1949年冬,巴中解放。王代祿終于逃脫了“牢籠”,迎來了曙光。“新中國成立之前,國民黨宣傳共產黨是‘共產共妻,殺人不眨眼。’我感到十分害怕,尤其是在解放的那天,我一直都在想象我是被坑殺還是直接砍頭。然而,事實并非如此,共產黨對我進行了革命教育,讓我重新認識了共產黨。”王代祿說。

經過革命教育后,王代祿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入伍不久,他便進入了巴中警衛營。1950年,與當地土匪進行了艱苦斗爭。當時巴中土匪眾多,占據各個山頭,時常下山擾民,圍攻剛成立的新政府。王代祿至今能清楚地記得一些剿匪的經歷。1950年春,恩陽土匪擾民嚴重,為此巴中警衛營對土匪進行了猛攻。不料,土匪進入山林藏在懸崖上的山洞里。為了將土匪一網打盡,巴中警衛營的士兵們拴著繩索從山崖上吊著進入洞內剿滅土匪。就在恩陽剿匪的時候,王代祿的母親突然去世。由于剿匪工作尚未完成,他無法回家悼念母親,對母親的思念化作一滴滴淚水,哭了幾個晚上。

“母親給了我第一次生命,共產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王代祿說。為了報效黨和國家,1950年冬,他主動報名入朝作戰。當時在很短時間內,巴中就有100多人報名,組成一個連隊,徒步跋涉到達縣,與達縣地區報名參戰的同志組建為援朝十九團。在當地天主教堂整訓一個月之后,王代祿和戰友們從達縣步行到綿陽坐汽車翻越秦嶺到達寶雞,又從寶雞乘火車直達黑龍江綏化,整訓待令。

  入朝作戰 記憶中的戰斗場面

在綏化四方臺訓練幾個月后,1951年6月中旬的一個下午,王代祿所在的部隊接到入朝命令。“當時大家十分高興,雄赳赳,氣昂昂。”王代祿回憶。

當時,王代祿和戰友們乘火車于第二天拂曉進入朝鮮新義州。剛到新義州,火車就停了。“同志們,快下車,前面的道路被炸斷了。”首長的話語讓戰士們頭腦緊繃。根據上級指示,每人除了全副武裝之外,還要攜帶半個月的干糧,白天休息,晚上行軍。在新義州,大家看到一片狼藉,四處硝煙彌漫,心中怒火涌上心頭。“美國佬,你看我們志愿軍怎么收拾你們,等著瞧。”王代祿至今記得當時一位同志罵道。

那時,19歲的王代祿身負60多斤的物資,行走在硝煙四起的朝鮮大地上。“美國軍隊隨時都在偵察、轟炸,地面上的特務四處活動,對我們進行監視,所以部隊只能晚上行軍,一走就是近百公里路程。而且行走還得小心翼翼,不敢暴露目標,敵人一旦發現就會進行瘋狂掃射。”王代祿說,行軍路上,首長特別強調不準說話,不準有火光,不掉隊,注意防控,一旦有敵機立馬趴下,盡量避免和減少不必要的傷亡。這是戰場紀律,必須嚴格執行。

夜里,大家默不作聲地走,困了就趴在前人的背包上瞇著眼睛走,餓了就吃一把炒面、喝一口涼水提提精神。由于長途行軍,幾乎所有戰士的腳上都打滿血泡,而且是泡上加泡。休息的時候,作為部隊的衛生員,王代祿不顧自己腳上滿是血泡,就去各排給同志們治療血泡。“這是我的職責和任務。”王代祿說。經過15天的艱苦行軍,終于到達了達谷山郡磨王洞106團部隊,休整待令。

當時,王代祿補充到106團警衛連繼續當衛生員。沒多久,北漢江反擊戰打響,這是王代祿經歷的第一場戰役。冬天,冰天雪地,北漢江兩岸已經結冰。當時,渡江船只被炮彈打壞,志愿軍只有脫下棉褲,把棉褲和槍頂在頭上趟水而過。過江后又穿上棉褲進入陣地,在雪地上趴了大約五個小時,在拂曉時分對李承晚的部隊發起進攻。“那一夜攻占了三個山頭,將李承晚的一個師端了,取得了勝利。“王代祿回憶,除了在戰場上受傷,很多士兵在過江時凍傷,不得不鋸腿保命。

令王代祿記憶猶新的是上甘嶺戰役。當時,王代祿在106團作戰指揮所擔負戰場搶救傷員和轉運等工作。上甘嶺戰役處于最后決戰決勝的關鍵時刻,戰爭的激烈殘酷已達極致。據王代祿回憶,1952年10月14日清晨,美軍多架飛機、大口徑火炮以及多輛坦克、大量兵力向上甘嶺15軍45師兩個連守衛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陣地進攻,經飛機炮擊一個多小時后,兵分六路進攻。激戰9個多小時后,敵人占領了部分表面陣地,我軍退守坑道。晚上,我軍反擊又奪回了表面陣地,經過反復爭奪,45師傷亡較大,退守坑道。

11月15日夜,王代祿所在的106團奉命由文巖里乘車向五圣山開進,數十輛汽車將106團指戰員送往15軍陣地后方梅檜里。一整夜的長途奔波,王代祿身體不適,一路嘔吐。“差點把黃疸都吐出來。”王代祿說,下車的時候,就看到敵人的炮彈在部隊前后爆炸,戰地氣氛十分緊張。

11月17日夜至12月15日,王代祿所在的106團連續作戰28晝夜,靈活運用戰術,英勇頑強地堅守陣地,對敵實施了11次反擊和8次奇襲,打退敵人130次進攻,殲敵4000多名,圓滿完成了上級交給的任務,徹底粉碎了敵人的“金化攻勢”,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一場場戰役,一個個離去的戰友,面對血腥的戰爭,王代祿從害怕中逐漸堅強起來。“戰爭是殘酷的,流血犧牲是常有的事,既然選擇了,就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了。為了保家衛國,必須勇敢堅強。”王代祿說。

  救死扶傷 魚水情深永難忘

上甘嶺戰役結束后,王代祿所在的106團又轉移到朝鮮東海岸擔負防御作戰任務,隨時準備粉碎從東海面的來犯之敵。那時,部隊駐扎在咸鏡南道高原郡。在這里,王代祿救了朝鮮百姓金大爺一家。

王代祿清楚地記得那天是1953年3月7日,早霧過后晴空萬里。早飯后,王代祿隨戰友一同上山挖坑道。叮當、叮當的鐵錘和鋼釬聲響成一片,大家干得非常起勁。坑道作業進行到10點左右,突然四架轟炸機從坑道的山頂飛過,在部隊駐地的村莊上盤旋偵察一圈后進行了狂轟濫炸及掃射。炸彈和機槍掃射聲響成一片,轟炸了大約10分鐘,一陣陣硝煙和泥土籠罩著整個村莊。所有的戰士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十分焦急。王代祿拿起藥包和救護材料,飛速下山奔向村莊。

“硝煙四起,村莊被炸的面目全非。”王代祿在廢墟中仔細尋找傷員。由于部隊大都上山挖坑道,幾乎沒有受傷。但村莊里有兩名朝鮮村民被炸死,八人被炸傷,另有二十幾頭牛和羊被炸死,部分房屋被燒毀或炸成大坑,遍地鮮血,十分凄慘。看到這樣的場景,王代祿怒火中燒,恨不得一下子把敵人消滅光。

為了減少人員傷亡,王代祿立即對受傷的群眾進行救護,精心治療。在八名受傷群眾中,有兩名傷者是王代祿的房東金大爺以及金大爺的女兒。金大爺右手掌被擊穿,他的女兒左大腿被炸傷,傷了血管,流血不止,傷勢嚴重。經王代祿不到一個月的精心治療,他們的傷全部治愈,恢復了健康。

不久,王代祿被調到其他地方工作,距原單位駐地約20里。有一天,金大爺的妻子和女兒帶著大筐蘋果和幾十個雞蛋等禮物步行前來看王代祿,并萬分感激地說:“志愿軍同志,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由于軍隊紀律嚴明,王代祿不能收禮。送來的禮物不收,金大爺的女兒十分著急,硬是塞給王代祿。為此,王代祿找來部隊翻譯,再三勸解,講清不收禮的道理,終于說服了金大爺的妻子和女兒。

1954年4月上旬的一天,王代祿隨部隊離開朝鮮回國,金大爺全家以及當地群眾早就在村頭公路兩旁夾道歡送。如今,抗美援朝60多年過去了,王代祿至今還十分愿意將自己抗美援朝的故事講述給后輩聽。“在今天這樣一個好時代,更應該記住當年犧牲的戰友們,沒有他們,就沒有幸福的今天。”王代祿說。


 
  
 
相關報道
 
北京双色彩票销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