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上墳
 www.kqvjbj.tw 巴中傳媒網 2019-11-24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王述成

說起給父母上墳,我的心情就格外沉重,在幾十年上墳的路上,有我無盡的思念和不少的辛酸。

我一歲多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她安葬在我們房屋右側幾百米的地方。從我記事起,每到年關,父親便帶著我們兄妹五人去給母親壘墳。壘完了墳,便擺上刀頭肉,點上幾封紙錢,我們兄妹便跪成一排,給母親磕頭。我們邊磕頭,父親便站在一旁給母親嘮叨道,娃兒們給你拜年來了,今年收成不行,豬也喂得很小,硬邊交了上頭,軟邊也沒有剩下多少,給你送來一點紙錢。沒錢,就沒有給你買火炮了……整整十年,一直都是父親帶著我們這樣給母親上墳。

后來,因為饑餓和沒有治病的錢,父親正當壯年便撒手人寰。父親去世的時候,我才上初中,家里一貧如洗,往往吃了上頓沒有下頓。即便如此,我們兄妹商量,無論如何,也要擠出點錢,每年給父母上兩次墳,過年一次,七月半一次。年三十中午開飯前,鍋里的肉剛煮好,我們便迫不及待地端著熱氣騰騰、香噴噴的刀頭肉和爛苕干酒去給父母拜年。我們先把肉和酒在墳前擺好,接著把一封封疊得整整齊齊,寫得工整的紙錢像建房子一樣架起來,用火點燃,然后跪成一排作揖磕頭。看著紙錢慢慢化成了灰燼,便點著幾串火炮噼里啪啦響過,一陣陣青煙消失在半空中……這樣的規格持續了好多年,直到我們成家立業,家境好些了,便逐步提高了上墳的規格:從十幾封到幾十封再到上百封的紙錢;火炮也是從幾串到半箱,從半箱再到一箱和幾箱;酒水也是先小酢酒再到精致的瓶裝酒;而肉食,則先是一塊小小的刀頭肉,然后便從豬頭到豬的心舌肚肝,樣樣齊全。我們用這樣的方式,表達對父母深深的眷戀和無盡的思念……

再后來,我從鄉里到城里工作了,哥哥姐姐也隨兒女進了城。這時,我們每次給父母上墳都頗費周折。不是其他的,主要是乘車不便,趕路艱難。往往,我們要提前預約線路車,搭上車后要在并不寬闊的省道跑一個小時左右,接著進入坑坑洼洼的鄉道顛簸半小時,再背上火炮紙錢刀頭肉之類的東西,爬坡上坎,在曲曲折折的山路上來回走一個小時左右。大多時候的七月半,太陽像火球一樣炙烤著大地,我們行走在山坡的羊腸小道上,邊走邊用一雙手分開小路兩邊一人多高的荊棘雜草,路邊的野刺和茅草總要把我們的腳手劃開一道道小小的血口子,止不住的汗水流淌在上面,鉆心般地疼。而遇到下雨天就更麻煩了,我們一手拄著雜木拐棍,一手分開刺蔓雜草,腳踩泥濘小道,小心翼翼,亦步亦趨,稍不注意就會摔上一跤,甚至不能如期上墳。記得有一次,我們剛走過從鄉場到豬槽食灣的一段路程,正要下山的時候,忽然電閃雷鳴,下起了傾盆大雨,直到傍晚時分都沒有停歇的意思。無奈,我們只好把上墳的東西寄放在路邊一個老鄉家里,等到雨過天晴又才回去上墳。而每當過年的時候,我們便要在頭天晚上把上墳的東西一應俱全地準備好,第二天早早地起床,一程一程地趕車,一段一段地走路,等上完墳匆匆忙忙趕回縣城,過年的鞭炮早已此起彼伏……每當這時,我就在想,什么時候我們回去上墳,不轉這幾趟車,不走這幾程小路,有輛自己的車,一直開到父母的墳前?

說來也神,不到幾年的光景,這個夢想還真實現了。縣城到駟馬水鄉的老路一夜之間升成了國道,雙車道的柏油路兩邊是櫛次鄰比的水杉和銀杏,駟馬河流域保護區更是群山環抱連綿不斷,坐在車里往外看,一年四季都是千變萬化的道道風景。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巴達高速公路說通就通了,從縣城到駟馬水鄉一鍋煙的功夫就到了。駟馬水鄉到我老家的社區,前幾年改建成了一條縣際旅游環線,也是雙車道的柏油路。嘿,更讓人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從社區到我老家“最后一公里”也被打通,竟神不知鬼不覺地途經父母的墓地后邊延伸到了更遠的地方。

我們一家可高興了,忙商量著買了一輛轎車。從此,我們開著車回去上墳,路更近更寬也更好了,不用考慮時間充不充足,天氣晴不晴朗了;我們的生活更富裕了,把上墳的檔次也翻了個新,除了豐富的紙錢火炮和刀頭肉之類的東西以外,我們還用微信給父母播放幾段新農村巨大變化的抖音,讓他們在天堂看到我們今天美好的家園和甜蜜的生活……


 
  
 
相關報道
 
北京双色彩票销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