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酷刑當絕
 www.kqvjbj.tw 巴中傳媒網 2019-11-24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人類酷刑史》封面

  浩子

陳璧生先生《文明薄膜下的恐懼·讀〈人類酷刑史〉》(《書屋》2005年第5期)一文引布瑞安·伊恩斯《人類酷刑史》中的一段話說:“二十世紀前很久,中國有這樣一個名聲,那就是中國是一個比其他任何國家的酷刑都離奇精妙的國家,在實踐上極其殘酷。”陳先生在文中說吾國古代酷刑名目之繁多,手法之殘忍,實在令人瞠目結舌,嘆為觀止。僅死刑就有凌遲、車裂、斬首、腰斬、剝皮、炮烙、烹煮、抽腸、剖腹等;至于一般刑罰,更是花樣百出,包括劓刑、割舌、墨刑、毀眼、砍手、刖足、宮刑等等。無論死刑還是一般刑罰,均極盡摧殘人之尊嚴、蹂躪人性之能事。陳先生指出,酷刑從肉體到精神,體現出它的隱匿化與全面化。肉體的酷刑針對的是人的身體,即使肉體酷刑在公眾場合施行,旨在造成公眾的心理恐懼。真正造成廣泛的恐懼是洗腦與思想改造運動,因為這將迫使每一個無辜的人表態。而廣泛的精神酷刑的精要在于,每一個人都被先定地認為是不純潔的,甚至是有罪的,因此必須改造,通過改造,成為既定思想體系的信奉者,成為國家機器的自覺工具。在告密像蔓草一樣瘋長的環境里,恐懼無孔不入,對人的精神、意志、人格、尊嚴造成致命的威脅。

陳先生的論述使我想起“文革”中“地富反壞右”的遭遇。為了改造他們的思想,給他們“洗腦”的方法就是在公開場合批斗他們,揭發其“罪狀”,強迫他們認罪并檢討。這還不說,還要給他們施刑,造成他們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當眾摧毀其尊嚴、侮辱其人格。聽父輩講,“文革”時期,吾鄉在批斗“地富反壞右”時,先讓“五類”分子站在會臺前,面對廣大群眾,弓腰曲背成九十度。專政人員在其頸上掛一個糞桶,內裝隔夜的陳尿,那尿臊氣又濃又烈,直沖掛桶人的鼻孔。更有甚者,專政人員手持一把竹枝捆扎成的大掃帚,在被專政對象的臉上掃來掃去,直到尖細的竹枝梢把他們的面部戳得血肉模糊方才罷手,或者讓他們裸著雙膝,跪在碎瓷碴上,時間長達數小時。“在發明折磨同類的手段與工具上,人的天才想象力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舒展與發揮”(陳璧生《文明薄膜下的恐懼·讀〈人類酷刑史〉》),此言誠哉!

說到“告密”,其時,無論是誰,只要說錯一句話,寫錯一個敏感的字,均被視為對偉大領袖的不恭、不忠,是現行反革命,立即就有人打小報告邀功,當事人輕則被五花大綁,挨斗、住學習班寫檢討,重則判徒刑坐班房。其時,人心叵測,人人設防,不敢說真話、實話,假話、套話充斥著整個社會。過度的政治運動使人心隔膜,造成人人恐慌。

“文明發展的標尺之一,就在于看人們在多大程度上擁有免于恐懼的自由”(同上文)。人類社會發展至今日,隨著民主與法制的逐步推進、人類文明程度的不斷提高,酷刑這種“謬種”理當絕種。世間沒有了酷刑,是人類的欣慰與福音。


 
  
 
相關報道
 
北京双色彩票销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