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門戶 權威、深度、融合、悅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招商熱線: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辦:巴中日報社 總編輯:張大梁  巴中日報集團網群: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  
 
散文的姿態
 www.kqvjbj.tw 巴中傳媒網 2019-11-30 來源:巴中日報  【打印】【關閉
 

浩子

人有姿態,文章亦有姿態。文如其人。禮賢先生的文章就像他做人一樣樸實無華。

有人說,了解一個作家,最好的方法是直接進入他(她)的作品,尤其是散文。因為人在其中是“藏”不住自己的,它就像一個女人的臥室一樣真實。讀禮賢先生的散文《閑散的時光》,字里行間透露著一個真實的“我”。這個“我”是無法模仿、克隆的,這個“我”區別于人云亦云的言說,有異于高深莫測的賣弄,這個“我”是個人經驗、認知和獨特的觀察、體驗與想象的整合。

冬日,鄉村里空閑的人們偎著草垛負暄,圍著火塘烤火取暖;雨天,婦女們聚一處做針線活,家長里短,男人們串門喝茶、抽煙,談天說地,以及過年吃團圓飯、走人戶本是司空見慣的尋常事,對于有鄉村生活經歷的人而言,更是記憶猶新。但作者卻在這些尋常物事中“悟”出了真諦,發現了人生情趣。通過藝術化地再現,一個個場景,一幅幅畫面,呈現于讀者的眼前,便重新喚起了我們對童年、對鄉村溫馨而又苦澀的記憶。

一個有經驗的作家總是寫他最熟悉的事情。“鄉村”是禮賢先生近五六年來散文創作的一大主題,亦是他散文的一大特色。與其他鄉土題材的散文相比,禮賢先生的文字有別于田園牧歌式、導游式、照相式的對鄉村的解說和復制。《閑散的時光》在致力挖掘事物本身的重量、深度時,呈現出散文寫作優良的品質和開放的多種可能。散文作為一種無體之文,人人可學,人人在寫,豈不知這一無體之文最是易寫而難工的事。《閑散的時光》在拓展鄉土散文的疆域時,讓我們再一次體察到漢語寫作中散文傳統價值的經久不衰。其敘事的不慍不火,文字的閑適沖淡、平和中正,于細微處見精神,對具象描寫分寸的把握,行文節奏的控制等等,均滴水不漏,無懈可擊。“有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有人瞇了眼假寐,有人拿草在貓鼻子上撩來撩去,弄得它打了兩個噴嚏……”(《曬太陽》)、“這樣的夜晚是頗多趣味的。火塘上吊著一個鐵罐,火舌舔著罐底,罐里就卟嚕卟嚕響個不停,里面正煮著一家人的晚餐——可能是蘿卜燉豬肉,也可能是紅薯熬稀飯——香氣從蓋子上的氣眼里噴出來,溢得滿屋都是。而男人們,有的扯開衣服烤胸膛,有的把凍僵的腳從鞋里抽出來擺在火塘邊,烤得冒出一股股白氣;老人則托著一根長長的煙桿,那頭斜擱在三四尺遠的火沿石上,這頭咬在嘴里,吧嗒吧嗒抽煙……”(《烤火》)、“年紀相仿的老人們,幾個邀約在一起,村前村后到處亂走,看看祖先的墳墓,逛逛田坎,一路走一路說話。”(《過年那幾天》)——這綿里藏針、老辣親和的文字讀來真是有滋有味,令人解饞。

亞歷山大·史密斯說:“我在鄉村里觀察事物,注意男女老幼,就像牧師在注意教堂附近四季的變化——例如注視高榆上一群一群的白嘴鴉,留意村舍及屋檐下的燕子,密探磧鷯的私生活,竊聽孤鵑的哀啼等。在平凡的鄉村生活中,我竟然找到了許多文章材料。于是我便在房間里將耳聞目睹的事情寫成文章,正如蜘蛛結網于暗角……欲開始寫小品文的人,只需有一個伶俐的耳目,有一沉著的心思,就能在平凡事物中找出無數的暗示”——讀《閑散的時光》,我再次想起大師的經驗之談。

我等終日為生計操勞,疲于奔命。曬太陽、烤火、走人戶、逛田坎等已是十分奢侈的事情,談何“閑散”?就讓我們在《閑散的時光》中重返鄉村、重溫田園生活和度過休閑時光吧!

末了,回到開篇的話題——散文的姿態就是不矯揉造作,不無病呻吟;不擺架子,不嚇唬人;不高深、不玄虛、不浮華、不隔膜……凡無此積弊者皆屬上乘之作。


 
  
 
 
北京双色彩票销售点